农村网格化管理模式

农村网格化管理模式

English

Problems and Purpose

自2004年至今,网格化管理一直是中国农村社区治理创新的主要思路。但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从社会管理思路到社会治理思路的转变,网格化管理作为社会管理思路时期的成果,需要重新定位和发展完善。

信息技术的应用会带来组织的扁平化和多元化,从而形成多种心的权力格局。虽然是自上而下的权力渗透,但这种权力并不是行政命令,而体现为一种服务模式。网格化管理服务推行以来,网格工作力量积极主动,成效初显,有效地维护了社会稳定。

History

国家权力在村一层极的渗透有两种手段,一是对村庄权力进行直接的干预,如村民选举。自1982年宪法之后,村民自治作为基层自治群体,国家权力的边界只到镇政府,镇对行政村有指导作用。而网格化管理的实施,不仅体现了行政村的再组织化,而且为收集信息而建立的层级化组织结构客观上为镇政府权力下达至村民一级提供了合理有效的途径。网格化被引入之前,镇政府与村庄之间只是一种宏观指导关系,其权力没有正式途径下达至村庆幸一级,最多只达到村民小组,村民小组以下是完全的村民自治;而在此之后,镇政府的权力通过在村庄建立“网络管理员”和“网格化站点”通过村支部、党小组和党员联络人而合理有效地达到村民小组乃至村民一级。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农村经济改革,最重要的结果就是促使农村社会经济资源从集中到分散的转变,也就是从一元控制向多元控制的模式转型。农村经济改革的实质,就是通过家庭承包制,把农村的生产性资源,包括土地和大家宗生产工具从村级组织转移到农民家庭手中,由此赋予了农民的经济自由。在国家征购这些战略资源的过程中,直接与之进行利益交换的对象是农民,而不再是村集体。农村非集体化改革以来,不少农村党组织特别是村书记的影响力削弱,青年人对政治团体,如青年团、妇委会的积极性大幅度降低。村党组织特别是村书记能力弱化的原因,固然同权力资源的减少有直接的关系,但同农村党员队伍的老化、党性观念的淡化、思想观念的僵化和部分党员干部生活作风的腐化有着密切的关系。而农村网格化管理的制度设置一定程度上是在解决这一问题。

随着社区自我管理和自我服务意识与能力的不断提升,基层政府部门对农村地区的治理、建设和事务的统领和组织的每“后退一步”,就意味着农村必须“前进一步”,及时补位。长沙市望城区格塘镇是长少市西北门户,镇域面积46平方公里,下辖1个社区居委会、7个村,人口3万余人。2013年以来,长沙市望城区格塘镇在区政法委的指导下,结合“一推行四公开”工作,从凌冲、杨家山村开始推行网格化管理服务试点工作,并向全镇铺开推向深入,成效初显。

Originating Entities and Funding

作为一种社会管理模式,网格化管理主要是借用计算机网格管理的思想,将管理对象按照一定的标准划分成若干的网格单元,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和各网格单元间的协调机制,使各个网格单元之间能有效地进行信息交流,透明地共享组织资源,以最终达到整合组织资源、提高组织效度的现代化管理理念。最初网格化管理在城市中推行,其以街道、社区为基础,将辖区内的居民楼按照地域分为几个网格单元体系,网络管理中心根据责任划分,指定社区站的工作人员对应负责各自网格中居民信息的采集、汇总以及网格中居民日常事务的办理,并对其工作情况进行跟综、监督。

Participant Recruitment and Selection

农村网格化管理模式是基于城市推行多年的网格化管理基础之上的探索与创新。作为基层社会管理模式的一种探索形式,网格化管理因其发挥多元治理主体,如乡镇干部、社区(村)干部、退休机关老干部、医护人员、教师、民警与农村党员等的作用,组成乡村社区网格服务团队,共同处理农村的公共事务。在分析公共事务的参与上,网格化作为一种制度建构所发挥的功能,以及它与村民自治结合的意义,是一种制度化建构,它通过建立从镇到村,再到村民小组,最终至个人自上而下的层级体系,试图将国家权力渗透于行政村,建立新的村庄秩序。但在制度化建构的过程中,基层社会政府力量、非政府力量的社会组织与村民个人力量被调动起来,一起参与到农村社会的公共事务之中。

Methods and Tools Used

城市社区推行多年的网格化管理模式被引入农村社会管理,是一种基层社会管理模式的探索和创新。不同于城市社区网络的扁平化管理,农村网格化管理是一种制度化建构,它通过建立从镇到到村,再到村民小组,最终至个人的自上而下的层级体系,试图将国家权力渗透于行政村,建立新的村庄秩序。但在其制度化的过程中,调动了各级基层政府、非政府组织与“村庄精英”的多元化参与主体,致力于农村网格化管理。

Deliberation, Decisions, and Public Interaction

网格化管理模式分为四个级别。第一级别是镇干部,服务点设在镇政府,其职责主要是在全镇三级网格中各派一名镇干部负现组织和领导网格各项事务,对网格辖区内的综治及风险进行评估,计划生育、环境卫生、农业生产、网格党建、安全生产与消防、信访群众工作、食品安全等各项工作方面负有主要责任,并严格落实各项奖惩制度。第二级别是村(社区)党支部,服务点设在村委会,其职责主要是以村或社区为一个服务网格,在各(村)社区成立网格服务站,由一名镇干部任网格督导员,村或社区书记任网格管理员,每一名支、村两委成员负责联系不一个党小组网格,具体指导各党小组的工作。村或社区网格既要全面对接镇网格服务办公室,每月定期向镇政府汇报工作情况,又要全面指导好各党小组网格的工作。

农村网格化管理模式的根本特征在于通过政府、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体的共同参与,以互动、协商与合作的方式推进社区公共事务与服务产品供给,进而达到多元主体对社区的共治。在农村网格化管理模式中,镇干部每周至少要去其所负责的行政村走访一次,去“第三网络”党小组家里收集材料,倾听村民诉求以及当下村民的生活状况;由于“第三网格”设在党小组家里,村庄又是个熟人社会,党小组长是村内德高望众的老人,因而他们每天可以随时关注村民的生活状态,将村民的需求记录下来,及时向村干部和镇干部反映情况。

农村网格化管理模式将党支部建在村民小组上,实际上加强了基层党组织的作用,达到了上下级沟通的效果,作为第三网格,党小组被赋予更多的“法定”权力,成为国家权力向乡村社区渗透的关键环节,也客观上改变了农村的党政关系,具体来说,党小组组长是村支两委与村民沟通的关键环节。党小组是第三级网络,是网络化管理的创新之处,也是施行网格的主导力量。担任小组长的人大多是村上的老干部、老党员,是村内德高望重的人,他们党性强、觉悟高、政治素质好,团结和带动群众的意识强烈,对群众工作态度积极,愿意承担上级交付给他们的任务;而且,七个村的党小组长都是在村里生活和工作超过二十年的人,他们对村庄环境熟悉,熟识村内每一户人家,这些都利于他们工作的开展。                                                                          

Influence, Outcomes, and Effects

农村网格化管理模式,在推动自上而下的制度化建构中有着重要意义。不同于全民共治的基层自治,农村网格化管理模式主要调动了镇政府等基层政府组织、非政府的农村社会组织和第三级网格的“村庄精英”,共同解决农村公共事务的过程。农村党小组作为第二级网格,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在充分发挥作用,比如计生工作、群众纠纷等方面的工作开展取得了明显成效。由此,将村与镇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利用村干部和村庄精英搭建起一个自上而下的监管机制。

然而,这种新的管理模式在执行过程中,存在着对旧制度的依赖和村内动员不足等困境,这种自上而下的网格化管理模式,其动员参与的色彩较为浓重。因而,也可能会出现阶段性的参与热潮,继而可能会因为缺乏动力而出现断层,参与不足等问题。

Analysis and Lessons Learned

 

Secondary Sources

<农村网格化管理模式初探——长沙市格塘镇的经验表达>

作者:朱萌

External Links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press_review/2016/04/160404_press_review

Notes

 

Case Data

Overview

General Issue(s): 
Specific Topic(s): 
[no data entered]

Location

Geolocation: 
Changsha , 43
China
Hunan CN

Purpose

What was the intended purpose?: 
[no data entered]

History

Start Date: 
[no data entered]
End Date: 
[no data entered]
Ongoing: 
[no data entered]
Number of Meeting Days: 
[no data entered]

Participants

Targeted Participants (Demographics): 
[no data entered]
Targeted Participants (Public Roles): 
[no data entered]
Method of Recruitment: 
[no data entered]

Process

Methods: 
[no data entered]
Facilitation?: 
[no data entered]
If yes, were they ...: 
[no data entered]
Facetoface, Online or Both: 
[no data entered]
Type of Interaction among Participants: 
[no data entered]
Decision Method(s)?: 
[no data entered]
If voting...: 
[no data entered]
Targeted Audience : 
[no data entered]
Method of Communication with Audience: 
[no data entered]

Organizers

Who paid for the project or initiative?: 
[no data entered]
Type of Funding Entity: 
[no data entered]
Who was primarily responsible for organizing the initiative?: 
[no data entered]
Type of Organizing Entity: 
[no data entered]
Who else supported the initiative? : 
[no data entered]
Types of Supporting Entities: 
[no data entered]

Resources

Total Budget: 
[no data entered]
Average Annual Budget: 
[no data entered]
Number of Full-Time Staff: 
[no data entered]
Number of Part-Time Staff: 
[no data entered]
Staff Type: 
[no data entered]
Number of Volunteers: 
[no data entered]

Discussions

No discussions have been started yet.